有声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晋末长剑在线阅读 - 第七章 表态

第七章 表态

        范县,传闻为夏时顾国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为东平国属县,唐时名寿张县,后世在梁山县境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兖州之乱时,曹操就剩鄄城、范、东阿三县未陷,前两者已经在东行的路上经过了,东阿则还在范县北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范县以东、以南,则是地域辽阔的大野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为上古九泽之一,至今犹存,远远望去,不似湖泊水泽,更像汪洋大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个广阔的湿地,对东平、高平、济阴等地而言,弥足珍贵。即便是前年那个创世纪的大旱,依然能够保障一定的农业用水,不至于田地绝收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体而言,兖州是一个人口密集、富饶肥沃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武以之为基,攻伐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国朝这会,苟晞依旧为被赶出兖州之事耿耿于怀——青州如何能跟兖州比?

        三月初三傍晚时分,邵勋护卫着裴妃、司马毗宿于城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裴妃的兄长,裴邵揭下了悬券,亲自将妹妹、外甥迎入府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天晚上,前来拜访的人就络绎不绝,很快就将不大的宅子挤了個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勋搬了张胡床过来,让裴妃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嗣王司马毗自己搬了张小绳椅,坐于裴妃身侧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勋在二人身后,按剑侍立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人很多,司徒、兖州牧、东海王三套幕府班子的人差不多都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徒左长史潘滔、左司马冯嵩、从事中郎沈陵、王、杨瑁、军谘祭酒刘乔(对,就是那个曾打得司马越暴跳如雷的刘豫州)、参军邹捷、刘蔚、瞿庄、李兴、冠军夷、军谋掾眭迈、西曹掾光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府左长史刘畴、主簿何遂、裴遐、监军裴邈、中尉刘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兖州牧幕府僚佐裴邵、程收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林总总数十人,阵容之庞大,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,还是已经缩水后的规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华轶、谢鲲、郭象、卞敦、阮孚、杨俊、雷思进、杜毗、颜含等人要么离府,要么病卒,已经不在此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僚佐之外,还有军将、司马宗室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勋在一旁看得甚是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庞大的幕僚团,天子居然向外推,想要一个个清算,这是什么猪脑子?

        在司马越幕府久了的人,或多或少都参与过针对天子及其宠臣的阴谋。这个时候,你就该大度一点,表示既往不咎,先把人和军队拉拢过来,把地盘吃下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你要搞清算?简直笑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不会坐以待毙,更不会投靠你,到最后只能便宜其他野心家,比如琅琊王司马睿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晋有司马炽,中兴有望矣!

        “遥想去年正旦,王府之中高朋满座,欢笑宴然。”裴妃扫视一圈后,道:“诸君皆有高才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算无遗策,有参戎辅弼之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谙熟兵法,有出军殄寇之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心怀百姓,有活民庇人之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文采斐然,有弘扬教化之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洞明世事,有宣德镇抚之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孤儿寡母,短于智谋,阙于军略,更无人望,纵有先司徒遗泽,亦不敢驱使众位英才。”说到这里,裴妃拭了拭眼泪,道:“近年也,亢旱逾年,蝗灾遍地,以致仓廪空虚,黎元困乏。又有匈奴枭豺,狼子野心,窥伺中国。如此窘境,妾与嗣王恐有心无力,诸位还是自推英才,担纲大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场中一时间有些沉默,渐渐响起了窃窃私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襄阳王司马范叹息连连,垂首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畴、何遂对视一眼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何伦、刘洽看向司马毗,目光灼灼。

        各人有各人的心思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事中郎杨瑁咳嗽了下,道:“王妃言重了。镇军将军温仁宽明,聪敏孝爱,又是司徒嫡子,正合统御众方。或曰嗣王年少,但在座英才多矣,择其良者辅佐,何事不可成?经年以后,嗣王仁义已施,恩惠已加,声名播于大河南北,则大事济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纷纷看向杨瑁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在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在看戏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在嘲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瑁仿佛没感觉到众人射来的目光,躬身一礼,道:“仆请镇军将军至兖州视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裴妃抬起头来,眼神之中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仆亦请镇军将军视事。”这次说话的是王府督护满衡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身份比较复杂,原为徐州刺史裴盾帐下骑督,山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被司马越征用,带了一批徐州骑兵过来,并出镇的骁骑军将士,总共千余骑,统归其指挥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在越府,他也一直与裴盾保持着密切联系。此时站出来说话,不由得让人猜测这是不是徐州刺史裴盾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满衡说完前面一句后,紧接着说道:“彭城裴使君深受司徒大恩,愿尊奉镇军将军之号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响起一阵嗡嗡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裴盾可是重量级方伯,他站出来支持嗣王,可比杨瑁一个幕府僚佐强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83中文网最新地址

        司马范的心情已经很平静了,彻底放弃那份奢望,能不平静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仆愿尊奉嗣王号令。”何伦、刘洽二人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地位是不高,但直接掌兵,分量并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众人只是瞟了一眼,都把目光投向了侍立于裴妃身后的南中郎将邵勋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太白的名声无需多说,幕府将佐们就没有不认识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与司徒之间的恩恩怨怨,仔细说的话,甚至可以说一天一夜。但司徒人都没了,有些事便无需再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理论上来说,邵太白是越府家将出身,虽非奴仆,但却是正儿八经的臣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是有资格表态的,毕竟都是东海一系的人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仆受司徒恩惠,以至今日。”邵勋绕到裴妃、司马毗身前,躬身一礼,道:“镇军将军乃司徒血脉,今已长成,或可都督兖州诸军事。至于抚民之事,可另择幕府贤才辅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毗听得红光满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郎,哪个没幻想过自己挥斥方遒、指挥若定的场面?

        兖州这么大的地方,还有不少军队,可任其施为,简直——太好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跃跃欲试地看着众人,看看还有谁支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畴、何遂又对视一眼,尽皆暗叹。

        稍顷,二人齐声说道:“愿奉镇军将军号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实说,这话说得有点不太情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俩都是徐州士族,乃司马越非常信任的心腹,知道自己的利益系于司马越一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嗣王司马毗有没有能力保障他们的利益,二人心中都没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了,司马毗好歹是先司徒的骨血,有点香火情分,亲切感还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无裴盾、邵勋这类重量级人物站出来支持嗣王就算了,如今人家明确表示支持,还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    天子要清算大家呢,若不投嗣王,就要南渡建邺投琅琊王。思来想去,先在嗣王幕府干一段时间看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合他们心意,就接着干下去。若不合心意,那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二人表态后,剩下的僚佐中,相当一部分也表态了。至于没表态的,那显然是不愿投一个少年了,人各有志,勉强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勋默默数了数人头,发现支持的人不少,声势很大,这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军队支持固然很重要,幕僚们的支持更重要,盖因他们不仅仅只是一个僚佐,而是世家大族的代表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大可以代入封君、封臣的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世家大族都是地头蛇,有军队,有资财,在地方上人头熟,影响力巨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支持你,就代表那处地方大体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反对你,伱的统治意志就无法顺利延伸到那片区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之前很多宗王要大力招揽士人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苟晞就是个反面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青州不得人心——这个“人”,指的是士族豪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苟晞也没得到青州普通百姓的支持,更被宗教代表天师道喊打喊杀,属实是四面皆敌,即便一时赢个几场,最终必然败亡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勋算是个不好不坏的例子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出身太差,很难吸引士人的支持。后来多了个太白星精降世的传闻,让他的身世有了点神话色彩,如此一来,在统战士人的过程中有了不小的起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的话,即便他的政治手腕比张方、苟晞更出色,也不会有如今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方一开始也是想结好士人的,但被以河间望族毕垣为首的士人奚落嘲笑,此路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苟晞初到青州时,听闻也想振作一番,但最后似乎没太多成效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方已死,苟晞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出身门第是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长期debuff,始终施加着负面影响,让你在和士人的竞争中起跑线就落后,然后负重与轻装上阵的士人赛跑,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出身才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金手指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裴妃在一旁默默看着,见众人陆续表完态,哽咽道:“先夫亡故,遗泽尚在,诸君之情,妾铭记于心。然嗣王年少,尚需良才辅佐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看了看杨瑁,道:“杨公奄有干才,忠勤用事,每每上书,椎心泣血。妾览之未尝不感慨良久,思有以报。范县僚佐军民,或可同请杨公为刺史,报予朝廷,恳请恩命。如此,妾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听,纷纷暗骂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瑁这厮第一个跳出来表忠心,竟然得了这么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即便心中不太舒服,这个时候也不会公然跳出来反对,纷纷随大流表示同意。甚至于,一些不愿在镇军将军府做事,打定主意要离开的人,也不介意列一下名,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事定下之后,便只剩细节了,杨瑁打算把刺史治所搬到鄄城,兼顾各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镇军将军幕府驻地肯定不会设在范县,至于搬到哪里,杨瑁不太关心,那是裴妃、嗣王需要思考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文事已毕,尚有军事。”裴妃又道:“范县诸军,杂乱无章,需得从速整顿一番,以待来寇。何、刘二位将军,深明大义,乃先司徒爱将,或可担当起重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又看向邵勋,道:“陈侯勇冠三军,屡战屡胜,可协助参赞一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勋曾是越府家将,但现在不是了。真要论说,他现在是“天子家将”,统领牙门军数千人,所以裴妃在请他时用的是“协助参赞”,而不是直接下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到底是“协助”还是“主导”,大家都懂——不懂的去看看满城的银枪军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般大张旗鼓杀过来,玩呢是吧?他就是裴妃和嗣王背后最大的支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于,王秉说得没错,他是裴妃、嗣王幕后的操控者,利用司徒遗孀、嫡子的名义攫取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军队,他肯定要沾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83中文网最新地址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