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声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抗战之铁血兵王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三十一章 弃机

第四百三十一章 弃机

        高空高起的汽灯,令整个城市都被均匀涂抹上一层银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爆炸声惊醒的百姓们从住的屋里出来,仰头看着正在码头区挣扎的日本轰炸机一个个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贼老鸹大晚上也来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这一次老鸹们吃瘪了,看看天上那些子弹,今夜的枪火是真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怪乎百姓们感觉到出了口恶气,这里作为居住着两百万人口的第二大城市,被日本军部一直作为战略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打金陵保卫战结束,只要天气晴朗,日本就时常光顾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国府的航空救国基金不知道是怎么用的,捐了钱的百姓们只想问,我们捐的钱去了哪儿。怎么战争开始了,我们的空军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未必国府拿钱一点事都没办,可惜国府高层的龌龊事层出不穷。以至于国府此刻在百姓心中,没有丝毫公信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真是稀奇了,老总兵爷们可算是干了回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但百姓们感觉到一架架挣扎在弹雨中的轰炸机觉得解气,甚或于看到正在进行对空射击的百姓们也感觉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宪兵队的步兵以一个排为单位,围绕在伞兵学校的人周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提前量两倍,瞄准……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伞兵学校的口令,宪兵队的士兵们机械的照做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他们计算提前量他们当然不会,伞兵学校的人虽然也不会,但他们会根据敌机占据标尺宽度计算大略距离以及速度,由此估算大略射击提前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计算是不准确的,但架不住几十组机枪、步枪的攻击,日本轰炸机还是在频频掉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问题是,他们面临陷阱的时候,会不会放弃轰炸目标呢?

        答案是不会,尽管轰炸机本身,不时响起子弹击中时发出的“呯呯”撞击声,但坚韧的日本飞行员还是没有如同大家希望的那样,放弃轰炸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快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笨蛋,还不从陷阱里逃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机舱的有线联系中,传来机枪手胡闹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驾驶员依旧保持着航向速度,不为机能通讯的哄乱与无线电频道中的呐喊而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投弹手的身体还伏在投弹瞄准器上,在捕捉着轰炸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的逻辑很简单,没有完成任务对于飞行员而言,是一种耻辱。那么现在根据那枚信号弹的位置把炸弹投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没有命中目标,也是地面侦察特务胡乱指示目标的锅,和他们这些千辛万苦把炸弹运来又正确投下去的飞行小组何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呯呯呯”

        连串子弹击中战机的声音传来,接着战机上被开出一连串拳头大的窟窿。上空银色的光芒从窟窿里射进来,亮起一道道银色的光柱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线通讯中传来防卫机枪手的尖叫,

        “岩田被打中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紧张的机长通过机内通讯系统大吼着问,

        “伤势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时机内有线通讯中,却一片死寂。连那种被攻击后,歇斯底里尖叫的声音也全部消失。这不禁正费力控制着飞机的机长与副驾驶对视了一眼,又对着梦见周公通讯器大叫,

        “回话、回话,岩田君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了,岩田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机内有线通讯中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,那人拖长声音哀求,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快走吧,这肯定是个陷阱,求求你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此无论正副驾驶还是投弹手都没有回答,他们只是拼命控制着自己,在崩溃的边缘不至于因为压力而爆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机舱里的气氛压抑而又沉闷,击中战机的子弹声响越来越多。这地面火力的准确度在提高,越来越多的机枪子弹带着曳光蛋划过驾驶舱周围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吧,应该到了吧,怎么还不投弹。不会是投弹手已经阵亡了,那他永远也不会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副驾驶时时扭着看向自己机长,此刻他下颌上那抹特意留着的胡须,正在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机长也在害怕吗,难道他也因为这些对空射击的弹药紧张吗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副驾驶借着观察自己的指挥官,而转移自己注意力,好保持镇定时,机内有线通讯中终于传来投手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投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嚓、喀嚓”

        炸弹投下时,传来机械放松的声音,一枚枚重磅炸弹就此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队队炸弹落的时候排着队列,给人的感觉像是葡萄藤下的一串葡萄。饱满多汁的身体在无人的荒园中落下,绽放它一腔甜美的,无人懂得欣赏的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距离几百米,可在爆炸的炸弹形成的冲击力波依旧令战机上下颠簸。好在安全带紧紧把人固定在椅子上,因此才没有被颠离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,不对,快命令后继战机停止投弹……可恶,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穿过地面那层白色烟雾的炸弹,炸起来并不是建筑的碎块又或者什么大量的烟尘。

        水花,重磅炸弹炸起了高高的水花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被刚刚的机枪手说中了,他们上当了,投下的炸弹落入长江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特务被支那人俘虏,有意指引了错误目标,还是说轰炸时不够准确,导致炸弹偏离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其实并不是重要,毕竟炸弹舱里的炸弹已经投下去,现在就是回去等候明天见侦察机的侦察或者特务的报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可怜的特务,如果他们活着的话,会交报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的轰炸机开始调转航向,此刻来轰炸的日本轰炸机只剩不到二十架,其余的战机已经被地面那密集的步枪火力击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副驾驶员专心操纵战机转变、爬升,他们要尽快躲开地面火力的攻击。只要再爬升到一千多米,就能躲开大多数轻武器的射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子弹真是太密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蛋……瞧瞧你投下的炸弹,只是炸了那条大江,我瞧见江面上华夏的人已经开始打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幸存的机枪手冲去找投弹手自由,正副驾驶的心中涌起委屈与悲伤。他们严格按命令进行了行动,可狡猾的支那人用烟雾遮盖了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他们还埋伏下大量机枪和步枪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正当正副驾驶深有同感的对视时,突然一阵“呯呯呯呯”的,子弹撞击战机的声音响起。与前几次不同,这次战机颠簸了下,接着引擎的力量开始下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完了,引擎着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机内通讯中传来的副驾驶的声音,机长扭头看去,引擎上已经烧起了向后不住飘飞的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心中叹息,但机长还是尽职的大吼,

        “弃机、快弃机……”